当前位置 : 首页 >>作品详情
刍议什么是好诗的标准 [诗论]

李加呈     发布时间: 2022/11/22 9:12:08
阅读:64次      分享到

关键字
诗论

刍议什么是好诗的标准

李加呈

什么是好诗,好诗有没有标准?这是一个困惑了我多年的问题。我从学诗的第一天开始,很大程度上就是抱着破解什么是诗,什么是好诗,好诗有无标准这个疑问来的。遗憾得很,一直没把好诗的标准问题搞清晰,也一直写不出好的诗来。今天我想以古今诗话诗评和诗论文章为依据,试图分析一翻,推论出好诗的标准,也把我长期结累的一些想法拿出来晒一晒。

中国历代诗话浩如烟海,你随手拾起一本来看,无不都是围绕着什么是好诗,什么样的诗作才算是好的作品,来展开赏析评论。我看了不少诗话读本,大多是从一个方面一个角度来阐述观点的,比较典型的如神韵说,性灵说,肌理说,格调说等等;历代诗话,有的说修辞、有的说炼字、有的说意境、有的说章法、有的说形式内容、有的说技巧方法。凡此等等,似乎并未解决我的困惑。

当代诗家论好诗的文章也很多,你只要百度一下,会跳出来一大遍。其中不乏精辟之论,如杨逸明的《晚风随笔》,熊东熬《求不是斋诗话》等。但到底怎样为好诗立标杆,能否为好诗定义一个标准出来,似乎也未有明确的答案。

关于什么是好诗,下面我们来看看古代和当代大咖们是怎么说的。

一、    古代诗家说

²  王士祯的神韵说:夫诗之道,有根柢焉,有兴会焉,二者不可兼得。镜中之象,水中之月,相中之色,羚羊挂角,无迹可求,此兴会也。==《带经堂诗话》。其大意是要求在清远、朦胧的景物中,含蓄地表达诗意,让诗歌具有耐人寻味的深远的韵味。中心是含蓄,即不着一字,尽得风流。

²  沈德潜的格调说:贵性情,亦须论法。乱杂无章,非诗也。然所谓法者,行所不得行,止所不得止,而起伏照应、承接转换,自神明变化其中。若泥定此处应如何,彼处应如何,不听意运法,特以意从法则法死矣。==《说诗晬语》。 这段话中所说的“法”,也就是格式的“格”。法,或格,讲究的是“起伏、照应、承接、转换”等形式规范。沈氏强调要“听意运法”,不可“以意从法”,这是个传统观念,意思说要运用一切手段来表现内容,而不是让内容来服从诗法,是要尊诗法而不死守诗法。

   格调的文本义是格律和声调,但格调说里说的格是包括了内容和风格,调指声和律。沈氏的格调说,主旨是模仿唐诗尤其是盛唐风格,以此制定一些作诗法则予以遵守。格调说的优点是观历代之诗,探风格流变。但他的终极目的是风格上崇“温柔敦厚”,是内容上要“忠孝”,认为唯有这样才算雅正,这又回到死守诗法的歧路上去了。

²  袁枚的性灵说:“格调是空架子,有腔口易描,风趣专写灵性,非天才不办”。“熊掌,豹胎,食之至珍贵者也,生吞活剥,不如一蔬一菜矣。牡丹芍药,花之至富丽者也,剪彩为之,不如野蓼山葵矣。味欲其真,人必知此,而后可与论诗。”==《随园诗话》。袁枚这里说的就是要真的活新的。这种真感情,通过有生气的生动的语言表达出来,是真挚而反对虚假,生新而反对陈腐,不作套语,不填公式。这就是性灵说的核心。但我们要避免“省郎一步一回头”的轻佻。

性灵说用来纠正神韵说的偏重丰度,格调说的偏重格调而忽略性情,要求写得真实,写得生新,写得活,写得贴切,写出各人个性,反对模仿,反对庸俗,这些都是很可取的。

²  翁方纲的肌理说:“渔洋先生(王士祯)则超明人而入唐者也,竹垞先生(朱彝尊)则由元人而入宋而入唐者也。然则二先生之路,今当奚从?曰:吾敢议其甲乙耶?然而由竹垞之路为稳实耳。” ==《石州诗话》。这里可以看出翁是树朱而贬王的,是想用肌理说来抗衡神韵说。那么肌理说的实质是什么呢,肌理说提出,从立意到结构、造句、用字、辨音、从分宾主、分虚实到蓄势、突出重点、前后照应等都要讲究,要能反应当时的政治事件,构成一种缜密的风格。(但这种用考证金石来写诗,对反映生活注意不够,就走入歧路了。

  总观之,王用神韵反对格调的模仿流弊,沈用格调修正神韵的空疏,袁用性灵补救神韵和格调的不足,翁用肌理与神韵、格调、性灵三者抗衡

四者各有千秋,吾等如何从?说到底什么是好诗?古来大咖也是各自为说,没有统一的定论,至于好诗的标准各家只举案例,没有从理论上统一起来,定义出来。正所谓诗无达诂。(我个人比较偏向袁枚的性灵说)。

钟嵘的《诗品》,谈到赋和比兴的相济为用,强调内在的风力与外在的丹采应同等重视。

王国维《人间词话》里的境界说: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这是王国维是针对词作而发的议论。这里的境界说的是意境,是意和景的高度融合,是通过意象塑造美好的意境,从而表达作者的真挚的思想感情。

王的境界说,莫不让诗评家钦遵。故后来诗家常常以有无意境作为标准来评判诗词的优劣。但细想,如果纯粹以有无意境作为标准来衡量诗词好坏,也不尽合理。窍以为意境是诗词优劣的一项重要指标,而不是全部。

二、    当代诗家说

周文彰说精品

什么是精品力作?就是集思想性、艺术性、欣赏性于一体的作品,是能够温润人心、启迪心智的作品。

赵京战说选好诗

第一是格律严整。第二是形象鲜明。第三是语言晓畅。

刘庆霖给好诗的定义

明亮,美好,芳香,深情。

熊东遨论写好诗的四要素

写出个性,留出空间,立起形象,融入感情。

叶嘉莹说好诗

诗歌所要传达的是一种兴发感动的作用,要有一种兴发感动的生命才是好诗。好诗和坏诗的区别,除了有无感发的生命这一项衡量的标准外,还有另一项,就是你有没有把这感发的生命传达出来,使读者也受到你的感动。第一是感发生命的有无,以及是否得到了完美的传达;第二是所传达的这一感发生命的深浅、厚薄、大小正邪。

了凡(徐非文)判诗准则

我是这样来评判一首诗词的(主要指格律诗词,而且是针对我们现代人所作):

1、如果有较好的意境,同时绝大部分满足了格律的要求,我会认为这首诗词,基本符合了我的审美要求。相反,如果在格律上一丝不差,却空洞无物、思维凌乱、没有中心,它一定不是好作品。

2、在具备了上述两个特性的基础上,如果它还有一、二句佳绝的句子,它会显得更出色,更令人注目,好比是沐浴着阳光的钻石,有熠熠生辉感,可以加分。

3、它必须抛弃了那些晦涩或者华丽的文字外表,否则,即使它也达到了上面两条的要求(需要你花精力去猜测、领会了),我还是认为它是喧宾夺主的、舍本逐末的,是相对逊色的,也是不应提倡的,应当减分。

……

以上各家所述,都十分精当。(还有一些对新诗而论的文章著作,限于篇幅不作录取,但实在也有很多可借鉴的地方)。然如作标准言,又各侧重一面。如刘庆霖重内容,熊东熬重技法,周文章不免泛,赵京战不免狭,叶嘉莹不免窄。其他各也如是。所以要把他们任何一条拿来作为诗词优劣的评判标准似乎是不全面不合理的。(当然,编辑老师择优选诗另当别论)。


三、什么是好诗标准

归纳一下古人和今人论诗之观点,我们可发现一些共性的东西。

1、    古人论诗很少谈及格律平仄一类的东西,也许这在他们的时代是小学常识,不值得大谈。

2、    古人关于怎样写诗的争论焦点往往集中在风格方面,当然也包括艺术技巧,但这不是矛盾的主要方面。

3、    古人各种观点虽有争论,但都不反对一些诗美的要素,如情趣,理趣,景趣;如佳句,如兴会,如比兴等等。

4、    今人论诗普遍强调韵律,对平仄格律较看重,可能今人对格律生疏有关。

5、    今人常在格律上发生争执,常在用什么韵上争得昏天黑地。

6、    今人普遍反感老干体。

7、    今人论诗比较讲究好诗要素的全面性。

比较一下古人和古人,今人和今人,今人和古人,对于诗美要求的阐述基本是趋向统一的。那么诗美的要素具体指什么呢,我罗列了一下,大至上包括如下这些内容:意境、情感、语言、意象、形象、比喻、形式、韵律、意蕴、诗趣、诗味、立意、结构、内涵、佳句、词彩、含蓄、纯净、思悟、创新等等。

   好诗要求接近纯诗美。但一首诗要求通体皆美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诗这东西只有更好,没有最好。

    说到这里,要横插一刀,讲一讲什么是诗的问题。

好诗首先得是诗,如果不是诗又何谈好诗。之所以这样说,目的就是要把那种完全口号化的概念化的所谓诗排除到诗的范围以外。因为从艺术上说与诗相对的是非诗,与纯诗相对的是不纯的诗,不纯的诗不等于非诗。纯诗是诗人们追求的一种境界。我们能看到的大都是不纯的诗。故此我们的诗评家,在评判一首诗的时候,各有各的把握尺度,就不难理解了,因为一首诗不可能把全部诗美要素都容纳进去,评者也不需要用全部诗美要素综合起来作为衡量标准。大量好诗或说精品都是在非纯诗的范畴。我们所说的一般意义上的诗就是指这个非纯的诗,是一种追求诗美的诗。

那么,诗的特质是什么呢?一些关于诗词的传统的教材、论文、著作,常把“温柔墩厚,要眇宜修”作为诗词之特质。这把它说成风格庶差不离,要说成特质,窃以为不尽合理。诗的特质定义应该能把诗与一切其他文学样式区分开来才显合理。有人说诗的特质就是:反概念化,反工具化,言不可说化。这似乎有道理,但太宽泛,不易把握。用我的话说就是:精炼形象含蓄。

据此我认为诗就是:运用诗家语,通过塑造美好的意境,来表达真挚的思想感情。(格律诗=诗家语+意境+情调+韵律)

三句话,唯诗家语三个字不好理解,也最难运用。我们来看“郊寒岛瘦”这四个字,若问何谓寒?何谓瘦?说这话的苏东坡本人也未必能作出精确的回答。他只是把自已对孟郊、贾岛这两个诗人的感受说了出来,其中的意味要靠读者去体会。从这里我们也可看到诗家语精炼的语言和含蓄的表达。关于诗家语,诗评家也只是举些诗例予以说明,并不作明确定义。对古诗词的赏析,常常要用意会的办法去解读。这正是诗的特质决定的,这正是诗家语的奥妙所在。

   说了这么多,我们怎样把好诗的标准定义出来呢?我觉得好诗首先得是诗,是用诗家语写出来的精炼文字,在这个前提下再来讲好坏优劣。好诗的标准应该是多向的综合的但不是诗美全要素的集合,愈接近纯诗美愈好。

   我以为好诗的标准可这样定义:好诗就是诗美含量高的诗。

注释:附:本文参考书有,张葆全、周满江著的《历代诗话选注》,周振甫著的《诗词例话》,袁行霈著的《袁行霈文集》,洪迪著的《诗学》。
点赞
收藏
推荐
评论
总计:0条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