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作品详情
读诗说象 [诗论]
作者:陈鱼观     发布时间: 2022/8/5 8:29:57     阅读:39次      分享到

诗歌创作中的“象”是支撑一件作品最基本的元素,任何意境、神韵、警策、格调、风骨等写作意识形态都是建立在此基础之上的“上层建筑”。换句话说,“象”是我们可以感知的一切具体事物,如看到的“日出”、听到的“雷鸣”、触到的“水流”、闻到的“气味”等,它们本身没有思想感情的活动,只是客观的存在于这个世界。《易经》中的《象辞》就是对物象的一种分析,其实,我们平常就淹没在无数的“象”之中,如果把它们编串起来,然后赋予特定的思想,就构成了诗意的生活。

“象”之所以为“象”,而不叫牛、马、羊……据说古时候中国北方大部分地区气候炎热,活跃着大量的大象,后由于气候转寒,大象们因为不能适应骤变的温差,或迁徙南方,或死在当地,后人对大象的理解,只能通过民间的传说和对大象留下的骸骨来思索了。于是乎人们把对大象的揣摩称为想象,并引申出把具体的事物称为具象,属性的概念称成为抽象;天体变化称为天象,气候变化称为气象,政治活动称为政象;好的称为瑞象,坏的称为乱象;外部的称为现象,本质的称为真象(相),其它还有文象、法象、兵象等等,总之,大千世界,都能找到象的迹象,形成了中国特有的“象”文化,给中国文学烙下了深深的印象。

古人写诗追求“兴象玲珑”的意境,“兴”就是抒情,借助某一“象”抒发感情,将“象”的感性形象与自己对生命的思考、生活的理解、感情的态度和美的感受等心意状态融合一起;或运用想象,将自己的心理和情感投射到“象”上,形成诗的意象。比如“天若有情天亦老”中的“情天”这个意象,赋予天以人的感情,使诗歌的内涵更加充盈,从而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正如刘勰在《文心雕龙.神思》中所言:“独照之匠,窥意象而运斤”。这里的“运斤”语出《庄子.徐无鬼》,意指见解独到的匠心,需依据意象中的形象进行创作。刘勰同时还说:“神用象通,情变所孕;物以貌求,心以理应”。也就是说精神因与外物沟通,才孕育了变化多端的情思;外物靠形貌求得表现,而内心则据情理做出反应。诗歌将“象”与我巧妙地结合起来,从而达到“神通”的境界。

除诗歌之外,任何与人性有关的哲理都与“象”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比如佛教经典《优婆塞戒经·三种菩提品》中提到的大乘菩萨证道法门有这样的论述:“如恒河水,三兽俱渡,兔、马、香象。兔不至底,浮水而过。马或至底,或不至底。象则尽底。”后人因此用“香象渡河”来比喻证道的深刻。后世把佛教又称作象教,大概也与这个提法有关。在这里,“象”对应的不仅仅是具象,而是天地大道,如老子提到的“大象无形”。诗歌创作同样如此,我们的情感活动借助于什么象来显现,是兔、马,还是香象,这里涉及到一个精确和深刻的问题。只有选好用好了“象”,我们的诗歌创作才能达到气象万千的效果,否则只是瞎子摸象,无可比象。

古往今来,中华民族深厚的文化底蕴,沉淀了数以万计的意象,如:孤影、落红、飘絮、断雁、寒窗、铁马、剑气、悲歌等;同时,通过意象的运用,建立起一个庞大的符号体系,并赋予深刻的象征意义。如清人提到的“梅令人高”“兰令人幽”“菊令人野”“莲令人淡”“松令人逸”“柳令人感”“桐令人清”“海棠令人艳”“牡丹令人豪”“蕉竹令人韵”等,具有很强的审美价值。此外,人们用鸽子象征和平,用太阳象征光明,用玫瑰象征爱情,用母亲象征祖国,进一步张扬了“象“的内涵。

我们知道,诗歌是“意”与“象”相互作用下的产物,“意为象本,象为意用”。每个人的经历不同、时代不同、地域不同、情趣不同、禀赋不同,对“象”的偏好也各不相同,在诗歌的实际创作中选择的意象也各具特色,或冲淡,或纤秾;或通俗,或高古;或悲慨,或潇洒。不能否认,在选“象”之时,每个人难免都有认为自己是最合理的、最佳的排他倾向,于是,这个过程之中,形成了相应的诗歌创作风格。同时只有对“象”烂熟于胸,才能达到超然象外、得意忘象的诗意之境。从这层意义上说,诗歌创作的选“象”过程,既是创作者的审美取向,也是一种人生价值的取向。

点赞
收藏
推荐
评论
总计:1条评论
提交评论
阿龙(新人)
拜读欣赏,细读学习。
回复时间:2022/8/5 10:17:2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