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作品详情
月皎僚人 [诗论]

大道至简     发布时间: 2023/1/3 10:35:28
阅读:77次      分享到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忧受兮,劳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绍兮,劳心惨兮。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这首美到极致的诗出自《诗经·陈风·月出——月亮出来多明亮,多洁白,多清朗,美人仪容倩影别样的秀美、姣好、动人,那窈窕的身姿轻盈,舒缓,优雅,让我思念之心洁美、忧伤、灼烧。

这是一轮定格于华夏夜空的明月,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这轮明月是龙德传人“代代无穷已”,“年年只相似”的精神图腾意象

说诸侯,少不了陈国的一席之地。陈国作为西周至春秋之际十二个有影响的公侯级诸侯国之一,地处中原腹地(今河南东部地区),历史上并不是寂寂无名,他的历史煌煌可圈可点——国君妫姓,是舜帝姚重华的后代,封国传说建于武王克殷及商的公元前1046年,为西周之初最早所封之国;最早的都城是伏羲氏的都城,称之为“太皞之虚”,后迁于宛丘,位于今河南柘城胡襄镇。陈国共历25世,到公元前478年被国所灭,国祚568年。但过了近92年,身为齐国贵族的陈国公子完的后代田氏代吕氏姜齐田齐,这是春秋历史上的一件大事件,史称田氏代齐,重新续写了一部春秋战国的大国历史。我们熟知的千年思想家老子也是陈国人。

《诗经》中描写月亮的诗其实只有最后一首,那首《国风·陈风·月出》。为何中描写月亮的诗少之又少。不过,浏览了一遍160篇的最精华部分的十五国风,从这些久远的“土风”里,我嗅到了儿时弥漫着柴草味的炊烟,那般的亲近、亲切,那是家乡土地的清香味,那是父辈们的汗腥味,那是土炕的炕烟味,那是畜圈里的牛屎味,这些味道一股脑儿窜入心肺,令人心肺抽搐。我恍然明白,这些寓情于景的所见所闻所感的意象是任何一个时代的“家”中的粮食,精神食粮,他们并没有随着时代的变迁而隐入尘烟。

品读《诗经》,只有八个字:“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正应了后来刘禹锡《竹枝词》的那句:“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只不过,无限的绵绵情意,一唱三叹,一波三迭,令人欲罢不能,一幅清新脱俗、天人和谐的画意呈现与眼前——

“关关雎鸠”声里,在“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芳菲四月,“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采葛的心上人,“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看那“喓喓草虫,趯趯阜螽”,“未见君子,忧心忡忡”,终于琴瑟钟鼓之乐,“嗷嗷鹿鸣”里,“我有嘉宾”,焉能不“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水一方的伊人即是心爱的姑娘,也是平凡人心里的美好寄托,非人相,非我相,“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或“道阻且跻”或“道阻且右”,但未来可期,溯游从之,美好的追寻就在水中央、水中坻、水中沚,就是那苍苍、萋萋、采采的蒹葭,最美的风景从来就在远方,从来就不在远方,就在溯游远方的眼前。

点赞
收藏
推荐
评论
总计:0条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