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作品详情
小荷才露尖尖角 便有雏鹰携梦飞——王梦谦小诗人《云雀飞过向阳花》诗集赏读 [诗论]

随和仙     发布时间: 2023/1/4 17:03:58
阅读:62次      分享到

      当得到诗友王亚涛先生的爱女、王梦谦小诗人的诗集时,不能不使我为之惊叹!这位在校高中生,在紧张的学习之余,将她平日所创作的诗歌,选录了180余首(组),汇集成两百余页码的诗集,由太白文艺出版社予以出版,确实是值得祝贺的。一位初出矛芦小作者,不免怀着单纯,怀着幼稚怀着对人生的美好憧憬,以践行对梦想的追求。

      翻开这本诗集,作者将其分为四个部分:第一辑、蒲公英的遐想;第二辑、萤火虫的约定;第三辑、金菊花的思忆;第四辑、藏羚羊的祈祷。其实,这些物象所隐喻的,就是小作者自己,将物象化为诗歌的意象,以表明创作的主旨。前边的景物代表一种寓意和象征,后边如“遐想”“思忆”“约定”“祈祷”等,则是小作者心路的表白。一个涉世未深的高中学生,却有着丰富的内心世界,有着学识的累积,从而有这样高雅的精神流露。

一、那骄傲的孔雀,何时能明白我的诗歌

正是花季妙龄的金色年华,有多少沉溺于家庭的温馨之中,享受着无忧无虑的青春。有多少在父母的溺爱之下,撒娇以享恩宠。与众不同的是,王梦谦小作者,却以其幼稚的笔墨,编织者花季女孩的绮梦。即使羽翼未丰之际,也要像“云雀”那样,带着鸣唱的欢乐,“飞过向阳花”的天空。这“向阳花”寓意着坚持的不懈、信念的坚定、光明的向往,乃是小作者在意念中的寄托。“云雀”犹如凤鸟,高飞时带有欢快的鸣唱,出自《文选·左思<魏都赋>》诗中小作者以此而自喻,誉做普通的“云雀”,显得低调而自谦。

如在第一辑的首篇里,就写出了《我是云雀》:“是高山的云雀”,“是大海的云雀”“是森林的云雀”,又“是田野的云雀”,不管是那里的云雀,最后“都将为我所拥有”。小作者将这一切,都纳入了自己的心中。这小小的心胸,已经能装下世间万物。在这首诗第三段落的最后写道:“我是花丛的云雀/那骄傲的孔雀/何时能明白我的诗歌//我是云雀/是上苍的宠儿/是人间的信使”。在小作者的眼里,即使美丽的孔雀,都难以理解“我的诗歌”,因为我“是上苍的宠儿”,是肩负着传继“上苍”信息的使者,孔雀又怎能明白!

再读她在第一辑里的《梦》:“我在梦中踏过/尼罗河的汩汩细流/我想把它的纯真/带入那个纷杂的梦境//我在梦中听过/科尔沁草原的萧萧马鸣/我想把它的欢快/带入那个冰冷的帐篷//我在梦中见过/泰山顶上威武的雪松/我想把它的强壮/带入那个弱小的心灵”。

小作者写她人生的梦想,可谓想象丰富,学识见长。将触角伸到了欧洲的尼罗河,又到了我国内蒙古的科尔沁草原,以及五岳之一的泰山。诗歌的跳跃性强,想象丰富,学识积累得不少。要用尼罗河的“纯真”,来填补今天“纷杂的梦境”。遥远的尼罗河,在小作者的心理,竟是那样的“纯真”。而那草原上的“马鸣”,想必是更加“欢乐”;泰山顶上的“雪松”,也会更加“强壮”,用来加强“弱小的心灵”,必然会中“弱小”也变得“强壮”。或许,那些地方,都是人间净土,纯真而没有被污染。故而,被小诗人放飞思维,神游四方,以纯洁诗歌的灵魂,将美好留在人间。

二、你会在被唾弃时,微笑地安抚着迷路的孩子

诗歌是思维的结晶,是外观物象在头脑里的反映。作者小小的年纪,已经初具形象思维的能力,善于将外界的景物,加工成诗歌的艺术语言,使诗歌具备应有的意境。

作者在第四辑的《你告诉我》中写道:“你告诉我/那喜马拉雅山的高峻/却没有告诉我/你是多么渺小//你告诉我/那贝加尔湖的宽阔/却没有告诉我/你是多么的狭隘//你告诉我/你是人间的星星/明亮而又活泼/你会在被唾弃时/微笑地安抚着迷路的孩子”。小诗人用山的高峻,来形容人的渺小,用湖的宽阔,形容人的狭隘,最后说出了“你是人间的星星”,来形容意象中的“你”,即使在不理解甚至被唾弃时,依然“微笑地安抚着迷路的孩子”.可见这个“你”的心底无私,回应前边山的高峻,湖的宽阔,也是作者这首诗里,来塑造的一个意念中的人物形象。因而,“小荷才露”之时,已经使诗歌的境界得到提升。

宋代杨万里的“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小作者岂不是尖角初露么!手捧这本诗集,更觉得小作者颇有咏絮才女的天赋,由此而联想到我国历史上,至今脍炙人口的故事。想当年谢道韫在说出“未若柳絮因风起”的时候,大约也只有十几岁的样子,其诗歌的天赋,奠定了她以后巾帼诗人的地位。今天这位00后的小梦谦,以一本洋洋洒洒的诗集,来表明她创作的潜力,和创作的智慧。还不计曾经发表在《西北文学》《陕西诗词》《雁塔文艺》《秦都》等刊物上的诗歌,可见创作的时间由来已久。

每个时代都有着其传奇故事,有着感人的事迹。即使在这个以金钱财富为价值取向的社会,对文学乃至诗歌的执着,依然是社会成员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社会需要财富,更需要精神,精神文明随着物质文明发展而富有。这位00后的小作者,自小就有积极的人生追求,有着创作的天赋。在诗歌的天地里,犹如雏鹰,将理想带上蓝天。这个天赋,是与生俱来的,也是父亲的培养。但我觉得,更多的是来自于内因,来自于坚定地人生定位。当前写诗的人不少,又有谁能培育出这样的才女呢。

家庭环境是外因,起作用的是内因。没有内因的主动,再强劲的外因,也不会起到作用。如小作者在第三辑的《父亲》里写道:从“我的天空/只有一种色彩/是父亲为我涂染的爱”,到“是父亲放飞的白鸽”,“是父亲为我种的爱之花”,再到“是父亲给予我永远的依靠”。小诗人有创作的自觉,诗歌也表现得条理分明,叙述清晰,段落层层递进,将她在父亲的影响和启迪之下,激发了起创作的天性,于是这只“白鸽”,便在父亲的爱里放飞。

三、心中的诗,远方的梦

每个人都有梦想,无关年龄大小。我们常说的“诗与远方”,王梦谦有着“心中的诗”,有着“远方的梦”。如她在第四辑《心中的诗,远方的梦》里写道:“心中的诗/抒写远方的梦/童年的歌/轻轻飘过你的床前/亲爱的小姑娘/你睡得多么香甜/让我写一首歌送给懵懂的你”。在这首诗的第四段写道:“还是你童年的梦想/轻轻地/悄悄地/我唤回那屡炊烟/亲爱的小姑娘/我知道你的童年/我愿为你谱写远方的歌”。

诗歌中的“你”,是小作者对自己的描述。“你”曾经有过童年的梦想,即使“懵懂”,却仍可换回“那屡炊烟”,写出了“乡愁”的意蕴。所以,作者反复强调“为你谱写远方的歌”,“送给懵懂的你”,让“你”心中的梦想,带着那屡炊烟,飘向远方。

在第四辑《短诗十九首》中写道:“我不愿做忧天的人/可我也不愿做冬眠的青蛙”,“我并不知道诗歌会带来什么/可我知道/它能唤醒我昏昏欲睡的灵魂”。在尘世间,乃至诗歌领域里,也时常有这样困惑,写诗能做什么?而小作者对创作诗歌,有着自己的认识,这个认识即使懵曈,却也显示出对自己人生取向的坚定不移。

作品里还有更多可圈可点的地方,如《天使的对话》《为梦起航》《我活着》《我愿做人家的天使》《写给父亲》《奶奶》诗组《献给永远离开的奶奶》《梦想的呼唤》《我想做一次神》等。在小作者的诗歌世界里,有着梦想的飘逸,有着人生的希望,有着亲情的眷念,更有着对诗歌的清醒认识,还有这使命的寄托,这都是难能可贵的。

记得有一句话叫做青年兴则国兴,青年强则国强”。青年是祖国的希望,是祖国的未来。同样,在诗歌领域里,青年代表着希望和未来。正如毛泽东早就说过的那样:“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你们的。”

今天的诗歌,在传承的同时,也在召唤青年,塑造青年,成就青年。致使诗歌的传承,后继有人。或许,像这样的小作者,也不止王梦谦一例。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中华地大物博,人才济济,犹如我们学会的青春诗社,少儿诗社,在培育中成长,在沐浴中脱颖,每年都会涌现许多小诗人。他们其中,也许会有王梦谦这样的诗人,这自然是诗歌的未来。王梦谦以她的创作实力,早早地融入了诗歌的领域,让幼雏的花朵,绽放于当今的诗歌园地。小作者以其爱好,无意识的为她的人生加分,在人生的起步阶段,已为未来的理想做出了铺垫而这本《云雀飞过向阳花》诗集的问世,无疑又传继着更多的信息。

这位省诗词学会年龄尚小的会员,用她那少女的情怀,纯真的笔调,抒写大千世界,描述人生希冀。作品中歌的意境,诗的语言,以及诗歌的情感,犹如晶莹透彻的溪流,都从她那充满诗意朦胧的笔下,涓涓流淌,奔涌成一条讴歌人生的生命之河,也构成了诗歌的主旨要素。诗歌的每段开始,大多以重复加重语气,造成往返循环之势。但愿小作者,能够在诗歌的天空里,自由翱翔,带着诗的梦想,飞向远方,飞向理想的乐园。

                                                     20221216

点赞
收藏
推荐
评论
总计:0条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