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作品详情
从唐诗中打捞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奇人王山人 [诗论]

南郭居士     发布时间: 2022/12/25 13:57:42
阅读:261次      分享到

唐朝有一个人,名虽不见经传,但许多诗人都给他写诗,而且数量不下十首,他就是一个真正神秘的世外高人,王山人。那么王山人到底何许人也?首先我们看一首唐代诗人白居易的诗:

赠王山人


【唐】白居易


闻君减寝食,日听神仙说。


暗待非常人,潜求长生诀。


言长本对短,未离生死辙。


假使得长生,才能胜夭折。


松树千年朽,槿花一日歇。


毕竟共虚空,何须夸岁月。


彭殇徒自异,生死终无别。


不如学无生,无生即无灭。


这首诗就像王山人一样神秘,白居易为何要给他赠诗,而且不止一首,还有一首同名诗:


七律·赠王山人


【唐】白居易


玉芝观里王居士,服气餐霞善养身。


夜后不闻龟喘息,秋来唯长鹤精神。


容颜尽怪长如故,名姓多疑不是真。


贵重荣华轻寿命,知君闷见世间人。


唐朝关于赠王山人的诗词仅有十三四首,但白居易时代的就不下十首,这就勾起了许多人的好奇心,纷纷奔走相问,使香山居士赠两首诗的这位山人姓甚名谁,何方神圣?笔者同样也想知道答案,于是上网搜索,结果换了几个搜索引擎也毫无所获,心中甚是不甘,看来不靠自己解这个谜团是不行了。于是就此展开了一场探索之旅。


可喜的是,通过笔者详细类比分析,发现这些诗基本上都直指同一个人,就是白居易诗中的王山人。这就为我们获取王山人的身世提供了较多的素材。


先说说什么是山人。山人一般指隐士高人或与世无争的人;也指山野之人或山里之人或谦称;旧时以修身,悟道,一般不与世俗人来往,选择在山水美好之地参悟自然、宇宙规律之人;还有以易经、卜卦、八卦、风水、数理、五行算命为职业的人,也称“山人”。山人一词多出现在古代诗文中,和文人墨客的别号中,与世俗少争议而自称“山人”的名中。


诗中“玉芝观里王居士”已经说清楚,王山人是玉芝观里的居士。观一般是指道家的庙宇。不过居士现在多是佛家信徒,这又作何解释呢?原来“居士”一词最早出现于《礼记·玉藻》:“居士锦带。”郑玄注:“居士,道艺处士也。”道教人也有“居士”的称谓,佛教传入后,被用翻译入佛经,形容在家修佛的人。这说明在宗教界,居士最早是道教称谓。而宗教之外的居士指隐居的人,文人雅士也自称居士,比如李白称青莲居士,苏轼称东坡居士,当然笔者不才,也以南郭居士充数。


这说明王山人是道家居士。唐朝以儒、佛、道为主,多教并存,而最盛行的其实不是佛教而是道教,佛教在唐朝的兴盛是在武则天时期,严格来讲是大周朝。李唐王朝建立以后,把太上老君看成是唐帝之祖,把老子尊为圣祖,而自称是老子的后裔。宋、元、明也以道教为主,清朝满人入朝后,道教开始衰退。


那么王山人又来自何处呢?这就要考证玉芝观是在哪里。查了一下玉芝观,有出处的还不少。其中陆羽的《洪州玉芝观诗集》和白居易不在同一时期,李白有《赠别王山人归布山》,但他比白居易大太多,因此排除。不过有一个叫许浑的人引起我的注意,他写过一首《再游姑苏玉芝观》,更叫人惊奇的是也写过一首《赠王山人》,莫非这就是我要的答案?


再看许浑(约791~约858),和白居易(772-846)只相差十九岁,离世也只差十二年,虽祖籍安州安陆,却寓居润州(今江苏丹阳),姑苏就在江苏,而白居易刚好在杭州、苏州做过几年刺史。这个线索太重要了,已大体上确定了这个玉芝观应该就在姑苏(即苏州),当然后面还有进一步论证。许浑的两首诗如下:


七律·再游姑苏玉芝观


【唐】许浑


高梧一叶下秋初,迢递重廊旧寄居。


月过碧窗今夜酒,雨昏红壁去年书。


玉池露冷芙蓉浅,琼树风高薜荔疏。


明日挂帆更东去,仙翁应笑为鲈鱼。


七律·赠王山人


【唐】许浑


贳酒携琴访我频,始知城市有闲人。


君臣药在宁忧病,子母钱成岂患贫。


年长每劳推甲子,夜寒初共守庚申。


近来闻说烧丹处,玉洞桃花万树春。


现在我们来考证一下王山人的年纪。有一个叫刘得仁的唐代诗人也写过一首诗《别王山人》,刘得仁约公元838年前后在世,恰好和白居易在同一时期,相传他是公主之子,而这个王山人“知君闷见世间人”,属孤傲之人,一般人也许不易接近,因此赠诗的人都是有一定身份的人。这个公主之子赠他的送别诗如下:


五律·别王山人


【唐】刘得仁


旨甘虽自足,未是禄荣亲。


尚逐趋时伴,多离有道人。


山居衣以草,生寄药随身。


不食长无疾,年知出十旬。


诗中说王山人“年知出十旬”。年龄十年为一旬,生肖为十二年一旬。十二岁为一旬是中国民间约定的一种习俗。这说明王山人已经是百岁老人了。


现在来探索一下王山人的生平。首先我们邀请唐代著名诗人姚合出场。姚合生卒(约779~约855),和白居易(772-846)很相近,并且也做过杭州刺史,距玉芝观所在地的苏州很近。姚合同名诗如下:


五律·赠王山人


【唐】姚合


贤哲论独诞,吾宗次定今。


诗吟天地广,觉印果因深。


教演归恭敬,名标中外钦。


既能施六度,了悟达双林。


他对王山人的评价极高,称其为“贤哲”、“吾宗”,但这里出现了一个难点,从后面几句看,就是姚合诗中的王山人是一个佛教宗师,这如果想解释得费很大篇幅,而且不一定服人,这里先简而述之。就是说佛教、尤其大乘佛教并不排斥其它信仰的共存,也不要求信徒放弃其它信仰。同样,道教也是多神多崇拜的宗教,同样不要求信徒放弃其它信仰,因此佛教徒同时是道教徒是可以的,反之亦然,中国历史上所谓“三教合一”便说明了这一点。而且玄奘在翻译佛教经典时期为了符合当时唐朝国情,大量吸收道教术语,这就造成外界甚至唐朝宗教信徒的一些信仰错位,而姚合作为一个诗人,也会错用宗教的一些概念,造成张冠李戴,但我这样解释毕竟不太严谨,只能作为一个可供参考的线索。不过姚合历任监察御史,金、杭二州刺史、刑部郎中、给事中等职,终秘书少监。他在当时诗名很盛,交游甚广,与刘禹锡、李绅、张籍、王建、杨巨源、马戴、李群玉等都有往来唱酬。与贾岛世称“姚贾”。他诗中的王山人是不是白居易笔下的王山人已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里又牵引出一个重量级的关键人物,他就是唐朝文学家、哲学家,有“诗豪”之称的刘禹锡。刘禹锡有一首诗对本文极为重要,它为我们证明了白居易关于王山人其人不成为“孤证”。该诗如下:


七律·同白二十二赠王山人


【唐】刘禹锡


爱名之世忘名客,多事之时无事身。


古老相传见来久,岁年虽变貌常新。


飞章上达三清路,受箓平交五岳神。


笑听咚咚朝暮鼓,只能催得市朝人。


标题中白二十二就是白居易。白二十二舍人一说即白居易排行二十二,又曾任中书舍人。本诗毫无疑问就是白居易诗中所指的王山人。颈联“飞章上达三清路,受箓平交五岳神。”又透露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就是王山人其人的确非同寻常,原来他曾经是为朝廷做事的方士,却又突然“飞章”上奏朝廷,要求辞职归山,而皇帝顺命天意,赐其符命之书,准其步入三清之路。


说到白居易跟刘禹锡的友情,开始于公元826年,那年刘禹锡从安徽和州(现在的和县)归京,而白居易自苏州归洛,两位同龄人在扬州首次相逢(他们都于公元772年出生),从此两人的交往便一发不可收拾。


刘禹锡同样做过苏州刺史,既然有《同白二十二赠王山人》这首诗,说明他在苏州期间至少和王山人有过交往,这首诗应该是在王山人辞职不久所作,诗评价其“爱名之世忘名客,多事之时无事身”,并描述他“笑听咚咚朝暮鼓,只能催得市朝人。”而白居易的第一首五古诗则应该是在王山人辞职前所写,他告诫王山人“不如学无生,无生即无灭”,不要为寻求长生不老之术而“减寝食”。


公元838年,任太子分司的刘禹锡与做太子少傅的白居易在洛阳相聚了,两人都是闲职,由于年龄相仿,志趣相投,常相唱和,时称刘白。两人不负这上天的恩赐,上演了一出又一出美妙的夕阳红。据载两人晚年互相赠答的诗就有138首之多,白居易还专门出了一本《刘白唱和集》。


和白居易同时期还有两位诗人也写了关于王山人的诗,其一是:


七律·赠玉芝观王尊师


【唐】雍陶


处处烟霞寻总遍,却来城市喜逢师。


时流见说无人在,年纪唯应有鹤知。


大药已成宁畏晚,小松初种不嫌迟。 


长忧一日归天去,未授灵方遣问谁。


本诗和白居易的两首诗描述有一些相似之处,不再细说。


其二是:


五律·玉芝观王道士


【唐】周贺


四面杉萝合,空堂画老仙。


蠹根停雪水,曲角积茶烟。


道至心极尽,宵晴瑟韵全。


暂来还又去,未得坐经年。


周贺(约公元八二一年前后在世),初为僧,法名清塞,居庐山,后客居润州。大和末,谒杭州刺史姚合,合爱赏其诗,延待甚异。遂命还俗。后曾为官,然任历不详。从这段描述可知,他和前面的杭州刺史姚合交往很特别,他是僧人,诗写的却是玉芝观王道士,但姚合写的王山人却接近僧人,这就说明至少唐朝佛教和道教还是有一定粘合性的。


另外还有两首唐诗,一首是皎然的《送王山人游庐山》,他和白居易相差52岁,另一首是唐求的《赠王山人》,年龄相差更远,因此没有参考价值。


现在综合一下所有相关信息,笔者为王山人画像如下:


王山人自然姓王,但估计他认为修道之人的名字对于俗世并不重要,因此对外所说都是假名。王山人是晚唐时期有名的道士,受雇过朝廷,后入苏州玉芝观为师。他好饮酒抚琴,谈论诗书,不但隐居烟霞之中,也游走于城市,“贳酒携琴访我频,始知城市有闲人”,同上流社会的文人雅士交流甚广,被当时一些著名诗人包括白居易、刘禹锡等等赠诗很多,遗留下来的就有十余首。他善于养生之术,“山居衣以草,生寄药随身”,因此身体很健康,“夜后不闻龟喘息,秋来唯长鹤精神”,据说活了一百多岁。作为道士,免不了炼丹修道,“近来闻说烧丹处,玉洞桃花万树春”就是证明。总之王山人就是一个闲云野鹤式人物的典范,他和白居易笔下的另一个人萧处士也很相似(见笔者《萧处士,一个不经意而千古留名的诗人》),都是常年游离于名山大川又来去市井的隐者。而王山人更是出俗入世,来去自如,真正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之人。


经过以上篇幅探究,笔者基本把唐诗翻了个遍,使我们终于知道了王山人的大体概况,但关于他的详细具体的经历仍然是个谜,还需要其他人的继续挖掘。
点赞
收藏
推荐
评论
总计:0条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