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作品详情
霁月光风 [诗论]

大道至简     发布时间: 2023/1/3 10:41:39
阅读:150次      分享到


 霁月光风


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

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

謇将憺兮寿宫,与日月兮齐光;


“与日月兮齐光”,这是屈原在《九歌》在第二篇《云中君》的诗句。云中君是先秦时代华夏神话中的一位神明,云行雨施,风调雨顺,以食为天,祭云求雨的自古有之,这种仪式饱含了中国人对于自然相谐的最美好企盼和追求。

日月齐光这四个字正是屈原在中国人心目中的定格,这个身上闪着神光的人不是神灵附身的巫觋,而是一个立体的永恒雕像,“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这个雕像凝聚了他对道德节操的完美追求、对文学世界的上下求索、对千秋家国的深情眷念、对宇宙真理的终极追问、对生命价值的殉道实践等主题,构成了一部由诗人、学者、爱国者、政治家的超时空形象和精神。

屈原是探索真理的时代风骚引领者。“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172个问题的《天问》汇聚了中国哲学的所有问题,“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他探索真理的执着坚毅引领了一个又一个时代的探索者。后来比屈原小二十多岁的荀子作了更生动的注脚:“道阻且长,行则将至;行而不辍,未来可期”

屈原不是民族英雄,但他却是中华民族的英雄偶像。这个赋予不是从历史所处的战国纷争背景,也不是从他生命个体所经历的悲情,而是他的身上所表现出的高洁傲岸、卓尔不凡,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坚持真理,宁死不屈等,塑造了中国人的英雄形象和英雄精神、英雄情结。何为英雄?屈原在《九歌.国殇》中对英雄的定义,“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这是中国人正气与英魂的浓缩。

有人说,屈原只是一个忧国忧民的楚国士大夫,是一个小国寡民没有放眼天下的小爱国诗人,他爱的只是湘地楚国,《九歌》只是“湘江民族的宗教歌舞”,其中的《国殇》也是一首追悼为国牺牲的将士的挽歌。此言差矣,《九歌》虽然 具有浓厚的宗教祭祀性质。但从另一个意义上说,作歌乐鼓舞的祭神乐歌,描写神灵间的眷恋,且最为重要的是:以寄托自己的思想情感的“骚体”,使《离骚》《天问》《九歌》等光辉篇章成为中国诗歌史上交融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两大优良传统的源头,绮丽幻想的“香草美人”象征手法成为我们熟知的唐宋一大批诗界巨星的惯用情感表达方式。

高山仰止屈原之后,最接地气就是的佳节端阳节。米粽、龙舟等作为非遗传基因已经浸入骨髓。死生为大,死而后生。在屈原的秭归,这个曾经叫归乡的地方,“一个端午三次过”“年小端午大”。

《渔夫》这首诗,不论是屈原自己写的还是别人杜撰的,其实就是他的绝命诗,“宁赴湘流,葬于江鱼腹中”,也要保持自己清白的节操,这种精神正是《离骚》中他相向天地表白的“虽体解吾犹未变”的凛凛誓言。从此,屈原的忌日成为中国人的端午节,这种浓浓节日氛围里透着对传统的尊重和对先祖的敬仰。

 

 

点赞
收藏
推荐
评论
总计:1条评论
提交评论
梁幸生
拜读老师佳作,新的一年遥祝老师万事如意,心想事成。
回复时间:2023/1/3 14:42:3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