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作品详情
日居月诸 [诗论]

大道至简     发布时间: 2023/1/3 10:30:20
阅读:72次      分享到


 

日居月诸,照临下土。乃如之人兮,逝不古处?胡能有定?宁不我顾。

日居月诸,下土是冒。乃如之人兮,逝不相好。胡能有定?宁不我报。

日居月诸,出自东方。乃如之人兮,德音无良。胡能有定?俾也可忘。

日居月诸,东方自出。父兮母兮,畜我不卒。胡能有定?报我不述。

 

这首诗是出自《国风·邯风·日月》,是一首弃妇申诉怨愤的诗,描写弃妇受到丈夫的冷落,内心痛苦之极,不由地呼天唤地,喊爹叫娘,责备庄公对她不闻不顾,不理不睬,抒发心中的怨愤之情。

历代大家考证,这名怨妇并不简单,乃是一名名气很大的怨妇,历史书籍中男人们津津乐道的卫庄公的夫人庄姜。

庄姜何许人也?在《国风·卫风·硕人》有交代:“齐侯之子,卫侯之妻。东宫之妹,邢侯之姨,谭公维私。”意思是要知道,庄姜的美丽天下皆知,并有了一个专用词:硕人,高大美丽丰满的女人。庄姜美到何种程度:“手如柔美,肤如凝脂,令领如遒跻,齿如瓠犀,蝶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这段诗的意思是:那纤纤的手指像茅草的嫩芽,肌肤柔滑得像凝结的油脂,脖颈白得像天牛(一种昆虫,幼虫白而软)的幼虫,牙齿洁白整齐如葫芦籽,额头方方正正,眉毛弯弯又长长,笑起来两个酒窝像花儿一样,一双美目黑白分明。其中“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成为千古颂美人者的标准用语

但好花不长开,庄姜风风光光嫁人后,却因为没有生孩子,而遭到了长期的冷落。风流成性的卫庄公移情别恋,风采照人的“硕人”庄姜也只能“耿耿不寐”、“忧心悄悄”,怨天怨地了。

庄姜的怨愤怨出了天际,乃至主席先生考证,终风且暴,狂风迅疾猛吹到,狂风席卷扬尘埃终风且霾终风且曀狂风遮天又蔽地天色阴沉黯无光曀曀其阴,:“日居月诸。照临下土,乃如之人兮,逝不古处、胡能有定,于不我顾。”以日月有道比兴“不我报”“德音无良”的卫庄公,那首脍炙人口的诗经名篇《燕燕》就出自于她的笔下,"燕燕于飞,差池其羽。之子于归,远送于野。瞻望不及,泣涕如雨"。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现代社会的人们,要么是自优,要么自忧,他忧者几何?忧天者寂寥;要么索求,求索者孑然。不会感知到我们的父辈、祖辈、先祖在物质生活极其匮乏的时代,他们的精神世界是多么的富有,内心多么的充实。

本来天地有常理,日月有常明,四时有常序,但王侯无常德,人心善变,人道何在。这场世人瞩目的婚姻本就是一场权贵博弈,一场政治合作,他们的故事从盛大的开始其实就看到了结局。只不过,的庄姜心中的怨愤坦坦荡荡,日月可鉴,天地为证。这种贯通天地的悲愤之气只有集才情与美到“硕大”的女人才敢以“日居月诸,东方日出”来比兴,庄姜也成为朱熹先生考证的历史上第一位女诗人,被后代诗评家推为“万古离别之祖”。只有这般美到“硕人”的不仅仅是时代变了,人也变了。

变与不变,道法相生,一切皆在情理之中,只不过,我们中的一些人已经擦不亮我们混沌的眼眸了。就像《隐入尘烟》影片中所说:“对镰刀,麦子能说个啥?对啄它的麻雀,麦子能说个啥?对磨,麦子能说个啥?被当作种子,麦子又能说个啥?”那深入骨髓的人间至爱已经与苦到天际的贫穷无关了。

点赞
收藏
推荐
评论
总计:0条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