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垂虹
姜夔
自作新词韵最娇,
小红低唱我吹箫。
曲终过尽松陵路,
回首烟波十四桥。
精品来路待追寻
发布时间: 2024/3/22 15:17:38 阅读:848次 分享到

张孝玉


张孝玉     1982年4月生,安徽霍邱人。现为中华诗词学会常务理事,安徽省诗词学会副会长,阜阳市诗词学会会长,阜阳市楹联学会会长。


近年来诗坛呼唤“精品”的声音,不绝于耳。收效或可曰“可观”,但也未必尽如人意。平庸的诗多,这倒不难理解,上乘诗人,也未必都是上乘的诗作。《瀛奎律髓》里有韩致尧的《残春旅舍》,方回评曰:“致尧诗,无句不精。”纪昀驳之:“无句不工,谈何易也!李杜不能,况致尧乎?”杜甫的《边柳》下,纪昀亦否定他人好评后曰:勿为杜而为之辞。

诗圣尚有平庸之作,用过高的标准要求一般诗人,可近于苛?今之为诗者,细审之,可以得点启示。

历代诗歌中,有人独出心裁,用荒诞奇特的想象,写出一些看似无理的痴语傻话,却收到了无理而妙的特殊艺术效果。

明代李梦阳《夏口夜泊别友人》云:

黄鹤楼前日欲低,汉阳城树乱乌啼。

孤舟夜泊东游客,恨杀长江不向西。

作者抒难分难舍之情,发出“恨杀长江不向西”的荒唐语。正是这样的痴语,不仅抒发了对友人的真挚情感,同时也收到了无理而妙的艺术效果。

明代诗人李通有《寄弟》云:

春风送客翻愁客,客路逢春不当春。

寄语莺声休便老,天涯犹有未归人。

作者担心弟弟到家时春光已逝,情何以堪。万般无奈,居然劝起了黄莺,读起来真挚动人。

当代文伯伦有《村妪》云:

樵苏十指血痕斑,耕获连宵月色寒。

儿在工棚找对象,休言有母在深山。

常见的社会现象经诗句揭示,便更有感染力。明代女诗人薄少君之夫英才早逝,少君悼曰:

水次鳞居接苇萧,鱼喧米哄晚来潮。

河梁日暮行人少,犹望先生过板桥。

这首朴素自然的诗表现了凄迷痴醉的神态,以至恸不欲生。斯人去矣,后来人读之,能不动容?

清朝黎简梦中见亡妻,遂成绝句云:

一度花时两梦之,一回无语一相思。

相思坟上种红豆,豆熟打坟知不知?

此诗运用顶针的修辞手法,四句一气而下,把真情表达得淋漓酣畅。

运用拟人手法,把事物写得有灵性,创造出情趣盎然的艺术品来。如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李白),“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杜甫),“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王安石)。

南宋杨万里《舟过谢潭三首》其三曰:

碧酒时倾一两杯,船门才闭又还开。

好山万皱无人见,都被斜阳拈出来。

“皱”(皴)是山水画家的笔法,诗人以“万皱”形容好山,倒也未见动人处。妙处却在一个“拈”字,使平常景色溢出一种天机妙趣。读来有新奇之感,从而体悟绝句之妙。

当代温祥有《夕阳》一首:

余辉灿灿洒山河,惜别依依话不多。

相约明晨先见我,西方昨日啥风波?

许多写景诗四句都是景,可以断言必是平庸之作。此诗前两句写夕阳,三四句是想象的飞跃,第三句则为第四句的突峭拔地艺术效果作了铺垫。因为转的起跳架式好,尾句就达到了超乎想象的艺术境界。

元朝杨载的《诗法家数》曰:“大抵起承二句固困难,然不过平直叙起为佳,从容承之为是;至如宛转变化,功夫全在第三句,若于此转折得好,则第四句如顺水舟矣。”此论已将绝句之法,几乎包揽无余。

南宋杨万里《小雨》云:

雨来细细复疏疏,纵不能多不肯无。

似妒诗人山入眼,千峰故隔一帘珠。

前两句平述小雨,第三句为雨作新奇的设计。以拟人手法赋予细雨“妒”这样的世态情感——故意制造一幅珠帘,把青山与人隔开,这样一来就构成了诗句的灵性。

当代孙洁《黄山桃花溪》云:

珠帘远挂有无间,几树桃花倚翠峦。

出口新歌随流水,临溪小坐理风鬟。

由远而近推出特写镜头,意象颇美。至坐理风鬟这一细节,妙不可言。

清代徐兰《出塞》:

凭山俯海古边州,旗影风翻见戍楼。

马后桃花马前雪,出关争得不回头!

诗评家沈德潜于《清诗别裁集》里说:“眼前语便是奇绝语,几于万口流传,此唐人边塞诗未曾写到者。”

炼字为诗增质,已无庸多论。清《坚瓠集》载:“东坡与小妹、山谷论诗。妹曰:‘清风细柳,澹月梅花’中加一字作腰,成五言联句。坡曰:‘清风摇细柳,澹月映梅花。’妹云:‘佳矣,未也。’黄云:‘清风舞细柳,澹月隐梅花。’妹云:‘佳矣,未也。’坡云:‘然则妹将何说?’云:‘清风扶细柳,澹月失梅花。’二人抚掌称善。”

杜甫《奉酬李都督表丈早春作》云:

红入桃花嫩,青归柳叶新。

望乡应已到,四海尚风尘。

方回评曰:“桃花柳叶”人人能之,唯“红”字下着一“入”字,“青”字下着一“归”字,乃两句字眼也。

春气输暖,虫动新声。万年如此,刘方平把他纳入小诗:“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遂成绝唱。

《随园诗话》载黄野鸿《夜归》云:

儿童喧笑各纷纷,未解灯前刺绣纹。

夜半醉归人不觉,叩门唯有老妻闻。

此诗乍看平淡,细品唯老年会怦然心动。“人到馀年关心少”,此诗中的细节,足可引起无数老人的共鸣。

今人陈永安的《听老伴唠叨》:

权把唠叨当曲听,烦人句句总关情。

客稀室陋多沉寂,相伴相扶是此声。

唐代贾岛《宿山寺》云:

众岫耸寒色,精庐向此分。

流星透疏木,走月送行云。

绝顶人来少,高松鹤不群。

一僧年八十,世事未曾闻。

冯班评曰:“次联奇。”许印芳评曰:“全篇有奇气,三、四乃即景佳句。”常见之景,讶其拾之入诗。

晚唐韩致尧《春尽》云:

惜春连日醉昏昏,醒后衣裳见酒痕。

细水浮花入别涧,断云含雨入孤村。

纪昀评曰:“四句胜出句。”雨后浮花由此沟转流到彼沟,纳入诗篇本为奇句,更奇的是“断云含雨入孤村”。诗人巧遇乎?然非工底雄厚不可得也。

袁枚曰:“诗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也。”因而其诗之妙者,往往杂有天真的孩子语。王驾《春残》云:

雨前初见花间蕊,雨后全无叶底花。

蜂蝶纷纷过墙去,却疑春色在邻家。

一墙之隔,不会别有天地。然而诗人却有孩子般的懵懂话语:“却疑春色在邻家”,使得诗趣天成。

白居易《大林寺桃花》云: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

大林寺因海拔及环境造成气温的差异,春天来得晚。诗人用孩子一样的傻话,春天“转入此中来”,如此便浓透诗情。

清代陈楚南《题背面美人图》云:

美人背倚玉栏杆,惆怅花容一见难。

几度唤他他不转,痴心欲掉画面看。

袁枚评此诗之前曰:“老僧只恐云飞去,日午先教掩寺门”。评曰:“妙在皆孩子语也!”

东坡云:“诗以奇趣为宗。”英国诗人雪莱说:“诗能使它触及的一切都变形,这是诗神奇的魅力。”杜甫曰:“钟声云外湿。”叶燮在《原诗》中曰:“俗儒于此必曰:‘钟声云外度’……不知其隔云见钟,声中闻湿,妙语天开。”

唐温如《题龙阳县青草湖》云:

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发多。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梦无形体,竟可满船;梦无重量,竟可压星河。委实无理,但妙趣天开。创造出一个新鲜奇丽的意境。

当代刘庆霖《冬天打背草》云:

一把镰刀一丈绳,河边打草雪兼冰。

捆星背月归来晚,踩响荒村犬吠声。

星可捆、月可背,犬吠声由他踩响,全无道理,但读者却觉得妙趣横生。

幻觉和错觉,往往以独特的角度,揭示出客观自然之美和诗人心理状态的和谐之美的统一,从而产生了逼真传神的艺术效果。

晚唐李洞《送僧清演归山》云:

毛褐斜肩背负经,晓思吟入窦山青。

峰前野水横官道,踏着秋天三四星。

作者不直接写水映天空、天在水中。以奇笔写错觉。不单水里有星,还说脚踏着星。这种错觉产生的是新警奇峭,放浪形骸跃然纸上。

宋曾公亮《宿甘露寺僧舍》云:

枕中云气千峰近,床底松声万壑哀。

要看银山拍天浪,开窗放入大江来。

“千峰”“万壑”都是幻景。此一幻恍如自己进入了险奇的境界。“开窗”是实,“放入大江”是浪漫想象的幻景。

清代孔尚任《登北固山看大江》云:

孤城铁瓮四山围,绝顶高秋坐落晖。

眼见长江趋大海,青天却似向西飞。

前两句展现了不凡的气势,为下句作了铺垫。眼看大江滚滚东去,却产生了青天向西飞的错觉。“飞”字一出,反衬大江奔流之急,奇崛不凡。

清代袁枚写诗讲述为诗之道。其《遣兴》曰:

但肯寻诗便有诗,灵虚一点是吾师。

夕阳芳草寻常物,解用都为绝妙词。

用诗人的眼睛观察周边一切事物,说不定都是成诗的好料。白居易“离离原上草”,不就成了千古绝唱了吗?但肯用心,何患无诗?

爱好由来下笔难,一诗千改始心安。

阿婆还似初笄女,头未梳成不许看。

“着笔难”道尽为诗之苦,“千改”看到诗人的认真态度。三、四句用一个极具诙谐的比喻,使人从谐趣中感受艺术的魅力。

清洪昇《将游大梁》云:

匹马嘶荒野,群山拥乱云。

迢迢二千里,去哭信陵君。

洪昇所编《长生殿》称誉一时,因皇丧期间演出此剧,被革职。尾句“去哭信陵君”,有怀古感慨,同时为自己怀才不遇而悲伤。

清潘高《秦淮晓渡》云:

潮涨波平岸,乌啼月满街。

一声孤棹响,残梦落清淮。

诗人历明亡而入清,“残梦”这一意象,加以“孤棹”,正象征着前朝的衰亡。这便显示了这首小诗的艺术概括力,使自然景色融入了丰富的历史内涵。

杨万里《桂源铺》云:

万里不许一溪奔,拦得溪声日夜喧。

到得前头山脚尽,堂堂溪水出前村。

此诗富含哲理,每被名人引用。

当代熊鉴《咏虾》云:

跳跃灵于蟹,峥嵘势若龙。

生前无滴血,死后一身红。

其虾乎?其人乎?以此诗观之,短短二十字,含量之大,寓意之深,令人叹服。

读古诗触动了自己的灵性,得新吟,这不是抄袭,可叫作继承。

方今诗人王巨农先生《离休感怀》云:

轻车疑是旧僚来,忙唤妻孥备酒杯。

嘀哒一声东去也,门前麻雀又飞回。

一首小诗道尽人走茶凉的世态,很新颖。但如细心体味,笔法却与刘禹锡的《阿娇怨》有相似处:

望见葳蕤举翠华,试开金屋扫庭花。

须臾宫女传来信,言幸平阳公主家。

此种写法,贵在继承。倘是抄袭,手法再巧妙,也难逃脱识者目光。

精品是诗人眼球的聚焦点。美国意象诗人庞德说:“与其写万卷书,不如一生只写一个意象。”张若虚只留下一首《春江花月夜》而成了公认的大诗人,清赵叔仁仅以“蝶来风有致,人去月无聊”一联而独踞诗坛一席。借花献佛,赠诗友兼赠自己:

山以不平而增秀,水因多激而长鸣。

在线人数:5663 今日访客数: 54542 今日页面浏览量: 66157 总页面浏览量: 154405119
Shiciy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2021 江苏书妙翰缘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苏ICP备12063804号-2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区文庙新天地C6-1 翰缘书院 技术服务QQ:1371234137 965663877 2317365119
诗词云平台QQ群:126405582 联系电话:0517-83761866
翰缘诗意生活馆
诗词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