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州谣
佚名
旧来夸戴竿,
今日不堪看。
但看五月里,
清水河边见契丹。
李建春:我眼中的诗词大赛一等奖
发布时间: 2024/3/3 12:40:13 阅读:1090次 分享到

点评之难,古今同叹。点评之理,新旧同源。如《诗品》《词品》《东坡诗话》《六一诗话》《沧浪诗话》《诗学禁脔》《人间辞话》等经典论著,均以“为时而著”被后学所赏识。如何“笔墨当随时代”,实为一件值得探索的趣事。
拜读2023年中华诗词学会组织的十二次全国诗词大赛14“一等奖(金奖)”作品后,我被作品绝妙之构思,优美之语言,生动之情景所感染,从中选取10首试评之。由于浅学寡识,腹少根柢,又无“月眼镜心”,评骘观点乔作娱赏。是为序。

 

癸卯岁杪于问梅亭灯下

缶皮 李建春 识

 

 

 

1.“首届中国·黄陵‘黄帝杯’全国诗词大奖赛”一等奖作品

水调歌头·见黄陵古柏有怀

李如意(浙江)

守护黄陵外,万里接沧溟。桥山西走如脊,烟水幻龙形。擎臂青天在抱,屹立风霜不倒,日月共长宁。节序相更替,古柏四时青。

百年路,千年志,此时情。春旗漫卷,春雨过后势重兴。把爱兼施天外,将梦启航入海,颜色更分明。红是华人血,黄是子孙名。

 

点评:

诗词的“繁富”在细腻入微之外,亦包括情之微妙与景之层深,这与字句、篇章、结构、意境均有关联。此阕体现了这种创作风格。

 

上阕写景,起四拍,一个“接”字,将千年守护黄陵的“古柏”置于一幅壮阔、高远、幽深的画面之中,“西走如脊”“烟水幻龙”,乃诗人刹那间触目惊艳与“古柏”雄奇绝特之“感发”。后述节序更替,揭示“古柏”四时长青,持“气”守“节”之精神所在。《礼记?礼器》云“松柏之有心也……贯四时而不改柯易叶。”《庄子?让王》亦云:“天寒既至,霜雪既降,吾是以知松柏之茂也。”词家如斯心志也。

 

下阕抒怀,取“移物于物”法,将“古柏”迁想为“春旗”,旨归华夏儿女,炎黄子孙之根脉与魂脉。犹定格“百年路”上,谓中华儿女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高扬五星红旗,展现“雨后重兴”之盛景,即: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砥砺前?之壮阔景象。“红是华人血,黄是子孙名”两句可谓佳句,妙手偶得,又是情之必然。

 

通观全阕,词家语意超绝、笔力排奡,兴多才高、故尚巧似,寓目辄书、丽词新声。譬清泉之穿乱石杂芜,或白莲之映污泥沼泽,启清新自然之趣。近年该君频频于诗词大赛中摘冠,识者谓其循坡仙之垒,非溢美云。

 

商榷之处:

清人沈德潜《说诗晬语》中云:“写景写情,不宜犯碍,亦不可犯复。若字义俱同,必从更易。”观“擎臂”三句与“节序”两句,“日月、节序、四时”意象相近,似感犯碍犯复也。 

 

2.“中国梦·劳动美”诗词大赛一等奖作品

卜算子·咏环卫工

秦雪梅(四川)

扫亮满天星,扫醒云中月。扫过漫漫春与秋,多少花和叶。

不怕雪霜寒,不怕骄阳烈。不怕沾衣汗与尘,只要人间洁。

 

点评:

整篇白描,取重字巧构,诗意顺承而下,短短八句,连续三次出现“扫”字,连续三次出现“不怕”,然毫无累赘、拖沓之感。反而画面感、节奏感、音律感更强。可谓“浅处皆深”“情词并胜”,崔颢名篇《黄鹤楼》前两句连续出现三个“黄鹤”,亦如此耳。

 

上阕三拍通过”三扫”:“扫亮”“扫醒”“扫过”,写足“扫”字,一气相生,体格超拔。展示环卫工春复秋辛勤劳作之场景,亲切而感人。

下阕三拍又连续三个“不怕”,围绕“人间洁”,将“不怕”写得淋漓尽致。重字的气氛渲染,令人如临其境。

 

通观全篇,意得象先,纵笔所到,遂擅辞章之奇。正合宋人姜夔《白石道人诗说》所云“意中有景,景中有意”。古今论修辞之美,通常以“繁富”与“白贲”之分论之,此阕不事藻绘,浅近通俗,乃白贲之美也,如钟嵘《诗品》中评晋黄门郎潘岳文辞“披沙简金,往往见宝”。整篇语浅意深,简约而不简单,风味殊可喜哉。

 

商榷之处:

“不怕沾衣汗与尘”句,“沾衣”两字若改为“浑身”是否更确切?妄改可笑,聊著之。

 

 

3.纪念屈原殉国2300年“润德杯”全国诗词大赛一等奖作品

水调歌头·河泊潭怀古

冯恩泽(广东)

一水襟平野,百代祭英灵。凤凰山下,九畹兰芷自青青。魂断汨罗江畔,梦逐独醒亭里,风叶入清听。伫倚念诗祖,落日满苍冥。

香草意,美人恨,总难宁。怀沙哀郢,毅魄尽已付龙腥。天问离骚尚在,山鬼女萝应讶,大道未畸零。浩荡潇湘水,千载有馀馨。

 

点评:

此阕厥旨通篇围绕“凭吊”,旁搜远绍,渔猎今古,深研屈子,用精取弘,行笔似真似幻,奇妙多姿。

上阕以清澈婉约出之,如仙人乘莲叶轻舟,凌波而下也。“凤凰山”“汨罗江”“独醒亭”,言在耳目之内,情寄八荒之表。读时当于虚处会其微意也。

 

下阕借屈原诗歌中“香草”“美人”“山鬼”“女萝”诸意象,又能翻旧出新,发万古之长嗟,具有回环唱叹之致。犹“浩荡潇湘水,千载有馀馨”与上阕起句“一水襟平野,百代祭英灵”首尾呼应,词家似乎从梦境中回归现实,意境迷离恍惚,颇为奇幻优美。读之忘却鄙俗凡近之事,而达致远大境界。此处恰如清人郑燮《原诗》所云:“诗之至处,妙在含蓄无垠,其寄托在可言不可言之间,引人于冥漠恍惚之境”。是也。

 

商榷之处:

主题虽“怀古”,若无“鉴今”或“启示”难免缺憾,故犯“进去了”“出不来”之当下诗词创作之通病。句中罗列《怀沙》《哀郢》《天问》《离骚》等句,粘字极工,且有出处,然似有堆砌屈子词藻之嫌。是一味“拿来”便用,还是“笔墨当随时代”,盖尝试“时下语”,入词者可乎?

 

4.兴化“一枝一叶总关情”诗词大赛一等奖作品

访兴化板桥故居有怀

蔡文帛(福建省)

郑家堂屋竹扶疏,院石斋兰似画图。

情系一枝知疾苦,才称三绝得糊涂。

生来傲骨名仍怪,归去清风道不孤。

今日千竿春雨绿,应教片叶尽沾濡。

 

点评:

七言律为格调所拘,欲寓神明于矩矱之中,又变通于法度之外,殊非易事。此律变化从心,情兼雅怨,体被文质。实现了“气”“情”并重的诗美理想。

 

前两联记行写景,洒洒脱脱;中两联议事论人,忽变沉郁。既有“知疾苦”之缅怀,又有“得糊涂”之感慨,寄寓感物思人之情怀沛然而生。七言律不难于中二联,难在发端结句耳,此律首尾呼应,自然紧凑,起结犹佳。

 

严羽《沧浪诗话·诗辨》论诗之妙处有“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镜中之象,言有尽而意无穷”之论,通观全篇,由景到人,由寻找瞻仰到追述回顾,几度层折,顿挫豪迈,所感者深,所怀者大,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商榷之处:

此律章法句式略显单调,八句中有七句均为二二三格,且句尾三字均为一二格。另“图”“涂”韵字同音,读之欠爽,如“将就”可,若“讲究”尚欠精致。清人薛雪《一瓢诗话》尝云:“一韵几押,重字叠出,意复辞犯,失粘借起,虽古人亦往往有之,恐是失检点处,吾人且避之。”此言当镜鉴矣。

 

 

5.首届“兰雪杯”全国诗词大赛一等奖作品

鹧鸪天·读《兰雪集》有感

王岳(安徽)

写罢新词双泪潸,漫将心事入吟笺。如烟往事空回首,荏苒流年逐逝川。

心欲碎,梦常牵,何时相倚再鸣弦。世间只有情难死,待到情深死亦难。

点评:

此阕措辞婉妙,如泣如诉。纵观全篇,以情纬文,以文被质。作者之于辞章,譬“音乐之有琴笙,女工之有黼黻”,境界殊高,卓尔不群。《兰雪集》作者张玉娘与李清照、朱淑贞、吴淑姬并称“宋代四大女词人”,其身世如《梁祝》之祝英台。我在《浣溪沙?叹女词人张玉娘》以“红豆终成蝴蝶命,青梅已著杜鹃魂。”概括其悲伤一生。

 

上阕从“写罢新词双泪潸”起拍,字字句句遣情遗恨,让人陷入惋惜主人翁不堪回首“如烟往事”之中。为下阕描述悲情心绪做足了“功课”。

 

下阕悱恻缠绵,委婉深挚,贞骨凌霜,堪称完美!“心欲碎,梦常牵,何时相倚再鸣弦”渐入情景。白居易曰:“感人心者,莫先乎情。”此刻完全把人带入一个欲哭不能,欲怨不可之境地。这还不够,作者紧接着妙手巧构将剧情推向高潮,以“世间只有情难死,待到情深死亦难”结句,其声韵袅袅不息堪为“经典”,乃味外之味,弦外之音也。我突然想起毛晋在《跋小山词》中称小晏词“字字娉娉,如揽嫱、施之袂,恨不能起莲、鸿、苹、云,按红牙板,唱和一过。”我亦有过“按红牙板,唱和一过”之冲动。

 

商榷之处:

三四句意象相近,虽非“合掌”,似感违和。另角色需重新审视,如以作者“读《兰雪集》有感”题目论,其病灶有“文不对题”之嫌,若将首句“写罢新词双泪潸”之“写”字,改为”“读”字、“新”字改为“清”字是否更扣题、更和谐,成句即“读罢清词双泪潸”,如何?!盖瑕不掩瑜,见智者智,见仁者仁。

 

6.2023中国(绍兴)“放翁杯”全国诗词大赛金奖作品

贺新郎·谒绍兴沈园怀放翁

谢丹(广东省)

鸿影知何处?照春波,伤心桥下,东风曾度。依约多情宫墙柳,相送落红无数。年年认,莺俦燕侣。惆怅香泥埋玉骨,抚墨痕,记取声声诉。孤影渺,千山暮。

故园可把金瓯补?渐夜阑,冰河铁马,雨风相顾。谁道尘霜貂裘暗,梦里轮台旌鼓。谩自许,孙郎射虎。万里关河悲骥老,对鉴湖,呼起鱼龙舞。翁击节,风犹怒。

 

点评:

托物言志寄情乃诗歌创作的一种表现手法。善托善喻,物我之间妙合与否,则是衡定艺术高低的重要尺度。此阕善于托寓,不粘不脱,咏史咏物,两极其妙,辞旨清捷,怨深文绮,得悲壮凄美之致也。

上阕通过“多情宫墙”“伤心桥下”等细节,追忆陆游与唐琬分手又在沈园重逢,尤其是留下《钗头凤·红酥手》千古绝唱与那段凄美爱情的故事。“声声诉”仍回肠荡气,当是“错错错”“莫莫莫”,令人叹惋不已。

 

下阕昂扬豪壮中带着苍凉悲怆,通过“冰河铁马”“万里关河”抒发放翁慷慨激昂的报国热情和壮志难酬的悲愤。“梦里轮台旌鼓”“万里关河悲骥老”之刻写,殊具深沉悲情之美,益增感怆,撼人心魄矣。

 

商榷之处:

白居易在《与元九书》中主张“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发挥“救济人病,裨补时阙”的作用,是对现实主义诗歌理论的一大贡献。这既是古训,又是使命。“为时而著”之“时”,即时代之意也。坡仙《题柳子厚诗》尝云:“诗须要有为而作,用事当以故为新,以俗为雅。”此阕就“陆游”而“陆游”,由“怀古”复“怀古”乃当下诗词创作之通病。故“为时而著”“以故为新”的文学立场与审美把握值得关注。

 

 

7.“正山堂杯”全国首届“三茶统筹”诗词大赛一等奖作品

满江红·题雪域灵茶

沈双建(江苏)

天碧云青,谁道是、我曾来过。有时节、忽然变化,雨掀风簸。雪域岂非闲世界,灵山信有新功课。是茗花、竞向冷寒开,争婀娜。

凭照眼,繁星朵。尘与土,难沾涴。更翘英采采,有何不可。一叶一芽香几缕,如冰如雪知谁个。使浮生、百感到清幽,催新我。

 

点评:

此阕立意新、视角新、语言新,可谓化古为新。其词自然流畅,清丽可掬,迥出纤冶秾华之外,可爱也。

 

上阕“我曾来过”,用当下语、寻常句,不事雕琢,风清云淡,如雪域高原之天空,自然呈现。印象中的雪域四季冰封,属于“闲世界”或不毛之地。而作者看到竞向冷寒开放的朵朵茗花时,不禁叹喟:科技兴农的“新功课”,已将昔日之“不可能”变为“可能”。

 

下阕“翘英采采“四字最为精彩,“有何不可”更是信心满满,这种豪迈、自信与底气,是因为一个全新的世界已到来,将结束单纯的“靠天吃饭”的原古农耕模式,而结句“使浮生、百感到清幽,催新我”,一语双关,既讶茶业,更叹时代,回味无穷,别开生面,不禁令人拍案叫绝。

 

商榷之处:

“有何不可”格律应为“仄平平仄”,“不”字用仄声,从韵律学衡量之,当易用平韵方协。视觉语言者尚能赏之,若作听觉语言者必以为憾也。然作者深谙其趣,不是墨守“拍眼”之既定规矩,业已突破了音律的限制,“不”字与其词意相协,则其行可知矣。亦暗合孟子“不以文害辞,不以辞害志”之审美观点,史上此例不鲜,焉可意悟耶!

 

8.第六届寰球华人“中国梦·深圳杯”诗词楹联大赛一等奖作品

游深圳大梅沙

周其荣(江苏)

海色连天幕,山光到岸沙。

无边风在树,一带伞如花。

石答沧波意,云为白鸟家。

听人言故事,春绪入幽遐。

 

点评:

此五言律,文温以丽,意深而远;文体华净,词采葱蒨。使人味之,亹亹不倦也。非亲到其处,不知此诗之工矣。

 

首句言大梅沙海色山光,次言沿岸无边树荫映衬下伞如花簇之惬意美景。五六句击目经心,继续铺排,礁石安慰着前来倾诉心曲的雪浪,白云抚摸着自由穿梭的鸥鹭,气氛渲染的辽阔而又安祥。前三联结构打破惯常形式,如一幅展开的全景式美丽画卷。景说足后,收句话锋一转“听人言故事”,用典入化,境与意会,振起全篇,此句最是妙处耳。且看诗人坐在如花伞下,聆听着那年春天,一位老人“画了一个圈”的动人故事,思绪沉浸在甜美的遐想之中,好生惬意与浪漫。

 

《文心雕龙?物色》云:“物色虽繁,而析辞尚简”。写景言情尚筒贵真,其“简”服务于“真”,而“真”如芙蓉出水,乃自然之“美”也,此律可谓“简”“真”之范式矣。清末词学评论家况周颐《蕙风词话》曰:“真字是词骨,情真景真,所作必佳,且易脱稿。”指的即是此种情形。

 

商榷之处:

首句“海色连天幕”与明代任万里《观海》首句“海色连天碧”一字之异,似乎无意偶撞。清人赵翼《瓯北诗话》论诗病云:“古人句法,不宜袭用”又仿“则磨牛之踏陈迹矣”。好在“幕”字用的脱俗,令人无限遐想,亦可弱化袭用之嫌。然此种情况作诗者当尽可避之也。

 

 

9.第三届“贾岛杯”全球华人诗词大赛一等奖作品

水调歌头·谒贾公祠怀贾岛

陈发彬(辽宁省)

月色白如旧,古树碧婆娑。祠前松柏低语,犹忆苦吟哦。记得推敲故事,砥砺吟肩瘦骨,从未被销磨。琢句自清峭,诗笔劲何多。

越千载,逢此际,任飞梭。殷勤唤取,归卧故里趁春和。放眼葱茏岭上,漫步清泠水畔,泼墨写长歌。更把凌云气,浩荡挂天河。

点评:

此阕构思奇拔,畦径独辟,既有古趣,又有新意,下阕犹堪可圈点,想象与现实杂糅,情韵兼胜,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

 

上阕前三拍凌空而起,入处似虚,以贾岛“推敲”故事为线索,一字一句,皆致意焉,勾勒出一尊苦于雕琢,精于笔劲的“瘦骨苦吟”形象。

 

下阕角色反转,返虚转实。邀贾岛直接出镜。贾岛从大唐穿越时空回到京城房山,趁”景明春和”归卧故里,稍事休息便骑上“电驴”,放眼于葱茏岭上,漫步于清泠水畔,看着千年后家乡的巨大变化,贾岛诗兴大发,欣喜挥动如椽大笔将“凌云志”,一并写在天地之间。收笔可谓精彩绝伦。

 

商榷之处:

上阕虽乖秀逸,然立意、构思固守常法,弥见拘束。盖气象境界比之下阕微不逮者矣。此君近年亦屡摘桂冠,可敬也。

 

10.“佛慈制药杯”全国诗词楹联大赛一等奖作品

鹧鸪天·礼赞佛慈制药及明目地黄丸

毛瑞花(河南)

佛有慈悲度众生,点燃岂止是心灯。已将六味小丸缩,未负初心大道行。

禅意简,药方精。天人合一寄深情。难忘最是明吾目,不尽山河眼底横。

点评:

此阕巧借典故,洗练缜密,瑰奇警迈,幽婉清丽,妙在歌者上下纵横取协尔。

 

上阕借禅喻理,以典“普度众生”(《佛说无量寿经》)入手,循其音声和词境,进入神秘佛国。“点燃岂止是心灯”设问耐人寻味,而以“小丸缩”与“大道行”的辩证思维回复的极富哲理。焉归旨“未负初心”,既指慈悲为怀的佛祖,更指佛慈制药的医者仁心。

 

下阕一“简”一“精”颇为精妙。“禅意简”,禅意犹禅心,指清静寂定之心境。也做佛教术语。唐人刘长卿《寻南溪常山道人隐居》诗云:“溪花与禅意,相对亦忘言。”可见,佛法的威力,让心安顿下来如此简单,然而那是“药方精”的因果转换,此处神妙之处在于将“佛性”与“药性”完美结合,“佛慈制药”这座“名蓝”,笃意济世,普度众生,既治病,又修心,从而实现“天人合一”的疗效。结尾“难忘最是明吾目,不尽山河眼底横”最是潇洒,字数不多,余味不绝。如宋人魏庆之论诗所云:“用意十分,下语三分,可几风骚”,然也。

 

商榷之处:

题目“礼赞佛慈制药及明目地黄丸”可窥作者命题时欠认真推敲,也使得识者难辨也。若将题目中的“及”字换为“之”字,即“礼赞佛慈制药之明目地黄丸”主题会更嘉否?且看从第三拍起,以词调拍眼推进“六味小丸”已闪亮登场。试想,按阅读习惯以题目先入为主,而关照题目与内容时,中间一个“及”字,硬是把一“大”(佛慈制药)与一“小”(六味小丸)缀合而成,似有“拘挛补衲”(钟嵘《诗品·总论》语)之嫌,品之不爽矣!

 



 

 

 

李建春   中华诗词学会理论研究与评论部副主任、中国国家画院沈鹏创研班成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北京市机关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等。获第三届中国书法兰亭奖艺术奖、获“2011中国书法十大年度人物”、获2015“北京市职工艺术家称号”。中华书局出版《诗以言志》(与沈鹏先生合著)、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李建春书法论文集》、荣宝斋出版社出版《荣宝斋书谱古代部分毛公鼎》等著作。

 

在线人数:4645 今日访客数: 57093 今日页面浏览量: 69367 总页面浏览量: 154408418
Shiciy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2021 江苏书妙翰缘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苏ICP备12063804号-2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区文庙新天地C6-1 翰缘书院 技术服务QQ:1371234137 965663877 2317365119
诗词云平台QQ群:126405582 联系电话:0517-83761866
翰缘诗意生活馆
诗词云公众号